华体会体育 · 2022年9月17日 0

NBA前总裁斯特恩病逝:“无论如何今天要见上一面”

湖人前锋勒布朗·詹姆斯也在今日更新Instagram,并晒出自己在2003年选秀大会上与斯特恩的合影。

詹姆斯在推文中写道:“我永远不会忘记您在台上喊出我的名字,然后我与您握手的那一刻。我的梦想成真了!!!感谢您为美妙的篮球运动所做的贡献,它改变了太多年轻人和孩子的命运,更重要的是你让我们的比赛全球化的愿景,这是只有你才能实现的远见!你做到了。让我们的比赛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运动!能与您建立私交是我的荣幸。在天堂里安息吧,大卫-斯特恩!值此艰难时期,向您的家人朋友送上我的祈祷!”

而且,在奠定NBA流行运动文化霸主地位之外,斯特恩也曾为中美之间的体育交流,做出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努力。

1984年,是42岁的斯特恩当上NBA总裁的第一年,迈克尔·乔丹和查尔斯·巴克利刚刚和NBA签约,有点展露头角的势头。

后来,中国篮协的有关人员在美国的篮球名人堂参观时提起:NBA可以到中国和中国队打一场比赛。

斯特恩敏锐地感觉到这是个机会,于是,之后NBA就和中国男篮打了一场比赛。

即便当时的中美关系并不怎么样,斯特恩暗下决心,要用体育、用篮球,来增进两个国家之间的相互理解。

渐渐地,在他的努力下,央视开始逐渐播放一些NBA精彩片段。斯特恩在美国也会通过航空邮寄的方式源源不断地为央视提供录像带。虽然还只是比赛的片段,但已经令中国球迷兴奋不已。

1989年的冬天,大卫·斯特恩来到中国,他要亲自将手中的NBA资料交给央视相关人员。

当时,由于央视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不仔细,斯特恩被遗漏在会客大名单之外,不得不在大厅苦等了两个小时。

“当时的体育局领导李主任下楼,接我去他的办公室,那时的办公室和现在的有天壤之别,他那个办公室里有一排排的录像带,那个时候没什么数码设备,也没有DVD,没有任何这些东西,我们就只能挤进他的办公室,特别小的一个地方,有一个小桌子,但那段经历真的特别有意思,想起来很开心。”斯特恩回忆说。

在那个小小的办公室里,谈判只持续了30分钟,却埋下了一棵参天大树的种子:斯特恩与中央电视台达成口头协议,NBA每年给中央电视台免费邮购比赛录像带。

而对于首次来到中国的赛事,斯特恩记得最清的,还是基础设备上的“差距”:“什么都挺好的,除了我们需要带着自己的地板,自己的计时器,自己的篮圈,就连更衣室我们都需要重新装修。”

随后从1990年开始,NBA会把一场场比赛压缩成时长约一个小时的录像带,再配上音乐等免费邮寄给央视。

1994年,央视通过卫星直播了当年的NBA全明星赛和总决赛,中国球迷第一次在电视上观看到NBA比赛的直播,迈克尔-乔丹、拉里-伯德、“魔术师”约翰逊等人的名字逐渐进入中国球迷的视野,也令越来越多的人迷上了NBA。

到1990年代初期,CCTV-NBA的收视率和广告收入开始增长,不久,各大省级和市级广播公司也开始播出NBA。

1992年的奥运会,美国篮球带着“梦之队”出现,由于已经有了很大的受众,于是NBA也好,梦之队也好,终于开始开始走向世界。

对比去年NBA在中国遭受的“信任危机”,这样充满坚持的开拓,令很多人唏嘘不已。

在斯特恩刚刚接手NBA的时候,这不过是一个黑人球员为主的小小联赛,后来很快就成了世界上最成功的职业体育品牌之一,吸纳了非常多元化的球员群体,穿着各异,一时间都走起了街头嘻哈风。

深知球迷期待和观众心思的斯特恩,却有着更深远的考虑,如果想让外界改变对NBA球员的“穷苦蓝领”印象,外形也是个重要因素。

斯特恩不喜欢球员穿着宽大的街头服饰,出现在媒体镜头前,因此就在2005-06赛季颁布了着装令,要求坐在板凳席上的球员正式着装,再怎样也要穿休闲外套、带领子的衬衫。

当初因为这一禁令,斯特恩遭到了球员工会的强烈反对,球迷和媒体们都觉得他太独断专行。

但是在最初一的反对潮过去后, 球员们尝到了甜头,一直到现在,他们恨不得直接把赛前进场,搞成星光熠熠的红毯仪式,争先恐后展示自己的时尚品味。

面对这一转变,斯特恩笑着说:“我最大的决心就是引入休闲着装这样的东西,但我们的球员接受了挑战,也还真的穿出了花,搞起了时装秀。我早就说过,如果我有他们的身材,我也会这么玩的。他们的身材还不好吗?全世界最好了。他们不见得喜欢着装令,显然把我定的标准抬高了太多。但是看到他们入选《GQ》、《时尚先生》、《名利场》这些杂志的最佳着装榜,我真的不能更高兴了。”

面对外界的阵阵赞美,斯特恩很冷静地说道:“我不敢说这现状是否证明我的睿智,但球员们心里都明白,大家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对待潜在的危机,斯特恩可以“变废为宝”,但对于摆在眼前的重大危机,斯特恩也必须具备化险为夷的能力。

一位球员跳进看台,狂殴球迷,随即引发了整个奥本山宫殿的混乱——而这些疯狂,全都在直播镜头里被放送出来。

先不急着辩解,迅速做危机处理,事件发生不到48小时,NBA对涉事球员做出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惩处:冲进看台拳击球迷的罗恩·阿泰斯特被禁赛73场。

无数专家对NBA进行口诛笔伐,辩论甚至带到了法庭上,而这一切混乱的开始,不过是因为一位球迷觉得把一杯饮料扔球员阿泰斯特身上会很有意思。

而后来在访谈中,斯特恩也承认道,这桩丑闻最困扰他的一点,就是它破坏了篮球比赛所独有的亲密体验。

“我总说,我们得撑住球员和球迷之间的一道屏障,绝对不能让打架事件蔓延到看台上。”他说,“得严肃处理违规行为,但也得让球迷感觉到安全不受威胁,不管球场上可能发生什么。”

当时斯特恩还说:“我不喜欢那些批评。但是显然,这件事让所有人得到了讨论朋克族和恶棍暴徒的机会,而我们都知道,这些名词总会跟NBA的黑人球员联系起来。或许这不是我们最光荣的时刻,但我完全不认为联盟应当因此而触底。”毕竟,球迷也有违规行为存在。

该罚便罚,该认也认,但是对于外界的批评,斯特恩并没有把NBA放到一个低入尘埃的位置,最终扛住了风浪。

当然,当时的梦之队在阵容构成上就有问题,不少球星退出不打,而他们输给了阿根廷、立陶宛和波多黎各,很伤面子,参与赛事的球员都挨了骂。

NBA虽然曾经跟美国男篮合作,在1992年创造出一支梦之队,风光无限,得到了很多赞美,如今危机到来,面临的也是无尽诋毁。

“我认为不管国家队在奥运会上遭遇了什么,NBA都会受到指责。”斯特恩在后来采访中说,“如果我们真的要背锅,那不如积极采取行动自救。球员和教练之间吵个没完没了,我是很不满的,我当时就问杰里,能否增加奥运赛事的重要性,选拔出一支真的愿意为国效力的队伍,而不是让一群把参加奥运会当作苦差事的球员弄过来。”

“我直接答应了,但前提是他要满足我两个要求。”科朗吉洛回忆道,“他问我是什么,我说首先,我要自主权,选什么教练和球员我说了算。他答应了。第二个条件是,我不想听到任何预算问题。这让大卫很生气,毕竟这就戳到他痛点了。然后我说,大卫你抱怨完了吗?我这第二个要求没商量。最后,大卫他还是退让了。”

很快,科朗吉洛决心改变美国男篮的球队文化,引入了三年服役制度,并找到了心仪的教练。

2008年,他们在北京奥运会夺金,而那届男篮成员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成为了NBA球队的扛把子。他们不仅为国家队找回了场子,还让为国效力重新成为一种荣誉,激励着后辈。

斯特恩在危急时刻做下的决定,对男篮也好,对NBA自己也好,影响无疑都是举足轻重的。

科朗吉洛回想此事说道:“登上领奖台的一刻是完美的,因为很少人能有如此眼光,有如此规划和完美的执行力,并最终得到了最理想的结果。所有反馈都是积极的,NBA当时的确需要扭转形象,而奥运夺金是大家都迫切需要的,也非常关键。”

不断地去调整,不停地做改变,无时无刻不在为大局考虑,NBA拥有斯特恩,无疑是幸运的,没有他,NBA不会有今天。

后来的故事依然精彩,火箭队看中了姚明。2002年,斯特恩亲口喊出了姚明的名字,宣布他成为NBA首位无美国文化背景的外籍状元。

斯特恩也亲口赞许:“姚明是中美两国篮球交流的桥梁,同时也是中美两国文化交流的桥梁。”

与此同时,随着NBA国际影响力和商业价值的增强,球队和球员的身价也不断水涨船高。

在爆发奥本山事件之时,最值钱的湖人队不过市值4.47亿,而现在NBA每支球队市值都超过了10亿,在全世界知名度最高的数位运动员中,至少已经有3人来自NBA,他们分别是勒布朗、杜兰特和库里。

“这是一场漫长的攀登。”斯特恩回忆说,“你问我任内发生的最值得骄傲的事是什么,那就是当我离开的时候,我们的球员已经走到了名人金字塔的顶端,他们可是曾经处在最底层的。”

斯特恩有意不再让自己和NBA产生太多关系,尤其是热点事件发生时,他要保证自己的接班人萧华的地位和权威,不能“垂帘听政”,拿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一个联盟只能有一个总裁”。

而在Sports Illustrated 对他的采访中,斯特恩表示,他讨厌别人说他退休了,因为退休是老年人、无聊的人才会做的事情。他依然是每天工作14个小时以上,早上10点准时出现在纽约第五大道的办公室。

而他主要在做的事情,是风司Greysoft的高级顾问,以及管理个人的投资基金。

斯特恩自己的投资项目,多少倒和篮球有点关系,尤其是可穿戴设备方面,他认为市场很大。

“更衣室的助理教练,通过监控设备了解场上球员的一切数据,比如谁脱水状况比较严重,谁的血压比较低,谁的心跳比较快,谁的乳酸凝结了,谁的面部表情显示状态不好,他就可以把情况反馈给板凳席上的另一助理教练,提醒主教练将球员换下来。这些目前都可以通过可穿戴设备做到。”

在这些工作中,他常常要和年轻人打交道,有时候也需要适应,比如现在的年轻人没有接电话、回电话的习惯,一切都会通过网络解决。他自己也在尝试改变,发消息的时候,会学着发表情包和动图。

老爷子另外一块精力放在呼吁体育博彩合法化上,他好几年前就通过写评论文章,参加各种活动,鼓励推动立法,这个目前已取得突破,美国很多州已经先后放开。

而这个大背景下则是NBA新的机遇,新一轮的NBA全球版权谈判,可能会有一家大公司买下全球的数字版权,或许会采用免费播放的方式来聚集观众。斯特恩提到,中国五家巨头公司可能参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