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体会体育 · 2022年9月17日 0

NBA传奇总裁斯特恩逝世曾推动姚明赴美、NBA入华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等媒体报道,当地时间1月1日,NBA前任总裁大卫·斯特恩(DavidStern)去世,享年77岁。此前,多家媒体报道称,他曾于去年12月13日因突发脑溢血住院接受手术治疗。

斯特恩上任之前。NBA虽然也是美国四大体育联赛之一,但受体育文化限制,多年以来其影响力在北美始终不比过棒球和橄榄球联赛,在超级碗等重要赛事期间,NBA的比赛排播还要为此让路。

1984年,NBA遭遇了严重的经营危机,23支球队中有17 支濒临破产,著名体育记者唐纳德·卡茨在一篇文章中写到:“在这个国家所拥有的四大职业联赛中,我们很可能最先跟NBA说拜拜,因为已经没什么人对它感兴趣。”

为扭转这种颓势,斯特恩于1984年临危受命出任NBA第四任总裁,开始了其30年的执掌生涯。

斯特恩早期的主要目标之一,就是试图借助全球化战略来做大NBA的市场,而拥有庞大人口基础的中国自然是其重要战略目标。1986年,NBA曾将一份1985年NBA总决赛湖人对阵凯尔特人的比赛录像,寄给了大洋彼岸的中央电视台,希望能得到一个在央视播出的机会。

最终,50分钟比赛集锦在央视开设的“纵向和横向课程”栏目中播出,中国观众第一次见识到,原来世界上还有如此高水平的篮球比赛。

到了1987年,央视首次转播了NBA全明星赛,中国市场进一步向NBA打开。但在斯特恩看来,这样的速度还不够快,于是他于1989年启程前往中国,希望当面和央视的领导就转播NBA一事达成合作,能让NBA有更多在中国市场露面的机会。

而据日后斯特恩在某次演讲中回忆,他到访央视时,由于访问信息出了问题,他在央视大厅里坐了几个小时,才得到了和央视领导见面的机会,以至于日后斯特恩回忆起这段岁月时,还忍不住说:“现在每次来北京,我都会不自然地缩一下脖子,因为十几年前的那个春天实在太冷了。”

“我们双方签订了一份协议,协议规定我们(NBA)有义务向CCTV免费提供赛事实况,并对第一次赞助产生的收入进行分成。说实话,这份收益十分微薄。但是我们的比赛得以在中国广泛传播,这对于我们的发展至关重要。”斯特恩曾多次表示,“NBA是非常有耐心的投资者”,要把目光放得更长远一点。

NBA在中国的“投资”,在十多年后终于开花结果。2002年,上海队的天才球员姚明作为状元被选中,成为继王治郅之后中国第二位远赴NBA打球的球员。姚明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自己一直以来向往NBA的原因之一,正是因为自己的偶像,NBA传奇巨星奥拉朱旺——央视在1994年才开始正式转播NBA的总决赛,而奥拉朱旺正是在1994、1995年,两度率队夺得NBA总冠军。

2004年,斯特恩又成功推动NBA球队来华打季前赛。比赛前,球星所到之处常常被围得水泄不通,斯特恩这才意识到,NBA在中国的影响力已经比他想的要大得多。于是他告诉媒体:“从那时起,带两支NBA球队来中国打季前赛,成了我的使命。”

此外,斯特恩还积极为中美篮球文化交流搭建各种桥梁,例如中国的新春贺岁活动等。依靠这些努力,姚明退役后,NBA在中国的影响力非但没有变小,反而成为了中国影响力最大的职业体育赛事。有从业者告诉毒眸,NBA转播是体育赛事转播最重要的流量来源之一。

过去两年,勇士队、湖人队等热门球队的比赛,单场观看人数能达到4000万以上,是姚明刚打NBA时的2倍。如果不是因为今年国庆期间,火箭队经理莫雷的不当言辞和现任NBA总裁亚当·肖华摇摆不定的暧昧态度,NBA在中国的热度或将更上一层。也因为这出闹剧的发生,很多人痛斥莫雷等人:让斯特恩多年的努力遭到了辜负。

除了推动NBA入华,斯特恩在NBA还借“内部调整”,推动了NBA形象、观赏性的提升。

斯特恩掌管NBA之前,NBA常年为球员吸毒问题所困惑,以至于NBA在外的形象一直不佳。斯特恩上任之后,立刻在NBA推行了禁毒运动,对球员服药问题进行严格管控。伯德、魔术师以及伊赛亚-托马斯成为球员代表发表禁毒宣言,拍摄禁毒宣传片,反毒品条例也应运而生。

与此同时,在斯特恩的运作下,湖人和凯尔特人的主将“黑白大战”成为了80年代NBA的主旋律,也进而成为了NBA为世界所知晓的第一张“竞技名片”。而后的公牛王朝、湖人OK组合、热火三巨头等,更是被成功包装、将影响力扩展到世界各地。

篮球记者、评论员王猛,在回忆斯特恩的文章里写道:“(曾有美国记者告诉我),当年在采访全明星时,斯特恩请所有的记者在下榻的酒店吃披萨,喝啤酒,聊天,聊到兴起之时,争论不休,记者和斯特恩相互扔披萨。那是NBA的另外一个时代,再也不会发生了,可你能看得到,为了这项运动的推广,斯特恩曾经如何媒体沟通,交流,试图把他想传播的传递出去。”

正因为斯特恩的这些努力与布局,和姚明一样,过去的二三十年里,世界各地有大批球员因为NBA影响力的感召而奔赴这个舞台。

斯特恩逝世的消息传出后,魔术队球员、法国人富尼耶就表示:“斯特恩无疑为许多国际球员打开了进入NBA的大门,他是真正推动NBA走向全球的人并以多种方式影响着篮球。我在12年选秀大会那天见到了他,他非常的亲切。他知道我的名字也知道正确的发音,你可以看出来他非常的专业。对于我而言,作为一个来自海外的家伙,我的感觉是‘哇,我要去见大卫-斯特恩’。对我来讲,他就代表了NBA。”

对于斯特恩在篮球全球化上做出的努力,湖人队球星詹姆斯也感慨:“感谢你对篮球这项美丽运动的付出,它改变了许多年轻人与孩子的人生。更重要的是,你的愿景让我们的比赛成为一项全球化的运动,而且只有你可以让这个愿景实现!你做到了。让我们的比赛成为全世界最棒的运动!很荣幸能够认识你。”

受到这些商业化运作影响,NBA彻底摆脱了不赚钱的命运。1984年斯特恩上任时,NBA联盟的收入为每年1.65亿美元,球员平均年薪为29万美元;而当他于2013年宣布退休时,联盟的收入已增至每年55亿美元,球员平均年薪增长至570万美元。

诚然,如果回顾斯特恩的一生,除了上述功绩,也的确存在诸多争议。例如很多人认为,在他上任后期NBA有一些过度商业化,导致很多NBA的“传统文化”消散,也做过很多为球迷所诟病的决定。但不可否认的是,是斯特恩让很多人有机会见识到了篮球文化的美好,正如乔丹所言:“没有大卫-斯特恩,NBA就不会是今天的样子。”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