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体会体育 · 2022年8月5日 0

3500万人口却没有一支球队重庆足球的百年历史:从劲旅到解散

足球在重庆第一次出现是什么时候?这段历史比重庆两江竞技的队史要早上80年,经历百年时光洗礼,山城足球有前卫寰岛时期的锋芒,有隆鑫时期的鼎盛,有力帆时期的坚韧,有当代时期的惋惜,其实某种程度而言重庆足球的历史就是一部微缩的足球史,他们曾经拥有希望,在不看好的情况下看到过曙光,可最后却不得不推倒重来。

1905年曾经的英国皇家足球二队队员的陶维义,出任重庆广益中学校长,从英国来到重庆的渡轮上他带着一个足球,这是重庆足球最早的起源,也是从此时开始足球给了这座如今3200的巨大城市荣耀与哀愁。

1956年3月4日,重庆的土地上第一次有了外国球队的身影,波兰格尔巴尼亚队与重庆队踢了一场友谊赛。为了纪念一座举重轻重的球场落成,那座球场叫大田湾体育场,这是新的第一座甲级体育场。球场的不远处还有一所大田湾小学,马明宇、姚夏都是在这里接受了足球启蒙。

就这样关于“重庆,雄起!”呐喊声一直在大田湾回荡,重庆足球在这里谱写了全新的故事,大田湾见证着关于这座城市关于这项运动的崛起和奋进,第一场甲A联赛、第一次捧起奖杯,第一场中超联赛……

当时光来到上世纪90年代,国家体委发文要将足球俱乐部体制在全国十个城市先搞起来,这其中就包括了重庆。

1994年,重庆渝海足球俱乐部成立,第一任主帅叫姚明福,而他有个儿子叫姚夏,“嫁人要嫁魏大侠,生儿要生小姚夏”当时重庆崽儿姚夏在成都开启了一个时代。

当年渝海在踢中乙,重庆足球的早期名宿魏新、曾斌、刘劲彪等人都是从这里慢慢被人熟知,但当年全国最火的联赛是甲A。甲A元年的第一场比赛是在成都举行,而200公里外的重庆只能看着这群人热闹,“如果要看甲A就得去成都的。”

1997年这支球队获得了甲A资格,在重庆他们的首次亮相将是新赛季的顶级联赛。寰岛抵渝当天,球迷组成车队去机场迎接,队伍延绵一公里。

前卫寰岛也展示了自己为重庆足球争光的决心,那年他们连签了高峰、韩金铭、姜峰、姜滨等实力球员,累计花费400万元,25年前的400万是什么概念呢?那年重庆的房产均价约为1500元,400万可以买26套半100平米的房子。

他们被称作“钱喂寰岛”,前国足主帅施拉普纳亲自挂帅,1997年3月14日,距离首秀还有2天,大田湾已经出现了通宵排队的场景,有部分没时间赶到现场的球迷花钱雇佣“棒棒”去帮忙排,他们给棒棒一人50元,按照当时的物价可以吃50碗小面。

也是在这天,八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正式批准设立重庆直辖市,辖原重庆市、万县市、涪陵市和黔江地区,共43个区市县,面积82402.95平方千米,当时人口3002万人。直辖当天在高速公路口重庆打出了口号“欢迎四川人民到重庆”。

3月16日,重庆足球里程碑式的日子,代表着3000万重庆人民的前卫寰岛在主场迎战大连万达,这是重庆的第一场甲A联赛,整个大田湾笼罩在一声声雄起的呐喊中,三月的重庆春风和煦,而赛场内却异常火热。

“为重庆而战”让这支球队寄托着太多的希冀,一个崭新的重庆需要一张对外的名片,而那时足球恰如其分地出现了,尽管这支球队的11名首发里并没有一个重庆人。

初来乍到的韩金铭说,当从球员通道走过来的一瞬间,他觉得有点耳鸣,而曾入选过国家队的高峰也说,根本没见过这样的阵仗,整个90分钟那种撕裂的呼喊都没有消失,就算球队落后,球迷们热情不减,似乎这种城市被压抑了太久,他们需要一个情绪的出口,或者这就是重庆单纯的火爆和热烈。

8年后属于大田湾的记忆进入终章,这座球场记录着重庆足球的光荣与梦想,火热和期盼,当年一声声豪言壮语犹在耳畔,但历史的车轮碾过,这里这剩下一片荒芜,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揭幕战寰岛输了,可球迷们依然热情。那年压迫感最强的比赛不是揭幕战,而是第一次川渝德比。

1997年7月,四川全兴做客挑战前卫寰岛,多少年的川渝情仇都凝刻在了这场比赛里,几千名四川球迷从各地出发聚集大田湾,看着清一色黄色的着装,口中喊出“雄起”的口号,重庆球迷有些错愕,“成都那帮球迷还是很专业的,当时我们这边看台根本不晓得咋个办,只能勉强起哄,嘘一下这些人,场面还是多有趣的。”球迷曾回忆到。

白色的寰岛与黄色的全兴,两边都是雄起的呐喊,3年前“成都保卫战”的同悲同喜还历历在目,如今却要各自为战。

比赛中姚夏一脚空门踢呲,观众席上重庆球迷幸灾乐祸:“还是重庆崽儿耿直。”

与此同时,重庆还有红岩、嘉陵工业两支乙级球队,每到周末球迷很纠结,不知道该看哪场比赛。1997年红岩升入甲B,和外来户寰岛相比,红岩其实更具本土基因。

1998年球队更名为重庆寰岛,年底寰岛退出,球队和重庆红岩合并,重庆足球进入了“摩帮”时期。

因为独特的地理位置,重庆是祖国的大后方,50-60年代很多重工业西迁重庆是重要一站,这促成了整座城市的工业发展,在汽车和摩托车领域有著名的“摩帮三杰”。

他们分别是隆鑫的涂建华,力帆的尹明善和宗申的左宗申。其中两人和重庆足球有着分不开的缘分。

寰岛之后,涂建华的隆鑫入局,1999年联赛第四创造了联赛最佳战绩,然后就是2000年的足协杯决赛,重庆足球真正的登顶时刻。

前场三杆洋枪比坎尼奇、米伦、马克各自闪耀,魏新、罗笛等重庆崽儿风华正茂,还有那个韩国人李章洙,他和的缘分从重庆开始。

首回合在工体0:1的比分让重庆一开场就陷入被动,但不放弃的除了球员,还有数万名球迷,他们拼命给球员们加油,那是他们距离足球顶点最近的一次机会,当时出任首发左后卫的罗笛说:“球队从上到下都知道这场比赛必须赢。就我而言,当时只有一个想法,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我们没有退路。”

然后就是米伦和马克的两次梅开二度,重庆隆鑫逆转取胜,大田湾球场陷入狂喜,重庆足球站在了足球最鼎盛时期的顶峰,他们代表着3000万重庆儿女的希望,气势如虹,势如破竹,流畅的传接配合,犀利的突破反击,那场酣畅淋漓的胜利过后,李章洙和球员们抱头痛哭,很多球迷也留下热泪,这一天他们等待太久。

直到颁奖礼结束,很多球迷依然站在看台上欢呼,有人想跳进球场内被保安阻拦,那场比赛后报纸上写着,《昨夜山城卷狂飙——重庆力帆首夺足协杯西部足球全面发力》。

当年的西部足球,有四川全兴、重庆隆鑫、云南红塔等球队,而在甲B一支西北狼陕西国力即将脱缰而来,可几年后,重庆成了长期以来西部最后的守望者,直到解散。

足协杯决赛当天有个小插曲,中场休息时间,5580万的转让费,另一位摩托大佬尹明善入主,新成立的重庆力帆仅用45分钟拿下了自己的第一座冠军奖杯,很大程度上是重庆足球成就了重庆力帆。

在足协杯夺冠两年后,重庆足球急转而下,2003年甲A最后一轮,由于足协的政策“两年成绩捆绑”的升降级规定,力帆必须输给青岛才能保级,日韩世界杯的惨败加上这样无厘头的政策,此时的足球开始沦为笑话。

最后一轮力帆“如愿输球”可另一边上海国际未能夺冠,力帆降级,9年后足协扫黑风暴,2003年是个诡谲的年份,但不管怎样重庆足球成了腌臜博弈的牺牲品。

伊明善想用手中的人民币救一次重庆足球,他用4000万买下云南红塔的中超壳,将中甲壳作价1800万卖给湖南,就这样重庆足球依然出现在中超元年。

尹明善面对采访说:“作为直辖市,热爱足球的重庆人民不可以没有一支中超球队。力帆如果不能早日回到中超,我无颜面对江东父老。”

2005年,尹老板大手一挥8000万拿下洋河体育场,属于重庆球迷大田湾的记忆结束了。伊明善爱足球,不过在他手中,17年时间里,重庆力帆曾经4次不幸降级,整体实力一直在中下游。但这并不是他的错。

第一次发生在2005年,直到3年后,力帆在最后时刻冲超,可2年后又一次降级,就是在那个赛季后一支叫广州恒大的球队崛起,将足球版图彻底改变,中超进入了金元时代。

2014年,力帆回到中超,可当时的联赛的草坪叠了一层厚厚的人民币,那年的冬季转会期中超球队累计花费5.8亿,仅次于英超居世界第二。

“当年我利润3个多亿的时候,拿3000万搞足球是小事情,但我现在企业利润是4、5个亿,要拿出2、3亿搞足球,负担确实有些重。”尹明善说,随着企业经营陷入危机,足球逐步由一张力帆名片变成负担。

2015年,力帆集团向俱乐部注资超过3亿元人民币,那年的财报显示力帆净利润3.94亿,这样的投入在中超还属于“小本经营”。

那一年他们从葡萄牙引进了一个叫费尔南多的巴西人,后来他成为了驰骋中超的小摩托,再后来他成了巴西裔人。

2017年伊明善出售了俱乐部,又是来自的资本进入,当代科技产业集团以5.4亿人民币购买了力帆俱乐部90%的股权,尹明善提出的唯一一个要求是:“球队要留在重庆。”

2年后当代的财务支撑不住了,球员的年薪膨胀得太厉害,赢球奖金最低都有300万,队里最高年薪破千万,又一名替补球员年薪600万,3年替补带走1800万……

此后欠薪成为很多中超球队的常用词,一个金元时代几乎折腾得整个足球不得安生,足球好了吗?或许只有球员的荷包鼓了。

2020赛季在张外龙的带领下球队取得了中超第六,但这些已经不太重要,球队的生计并没有得到保障,2022年5月24日属于重庆的中超故事戛然而止。

重庆两江竞技足球俱乐部发布官方公告:退出中超解散球队。“俱乐部方面认为当代集团和政府相关部门多次探讨股改工作,以期保留重庆职业足球的火种。然而时至今日,由于客观条件的变化,股改工作未能如期推进,俱乐部债务不断累加,账户被冻结,员工生活极度困难。”

有人说,5年多时间,当代集团为俱乐部投入资金超过30亿。俱乐部欠薪16个月,高达7.5亿人民币。

这份公告一年前发生在江苏苏宁身上,两年前发生在天津天海身上,他们的终局并非战绩不利,而是不健康的运营方式叠加的苦难,足球终不过是资本的游戏,当撬不动的时候舍弃是解约成本最佳的方式。

苦的只有那些热爱足球的人们,于重庆而言是1997年在大田湾一起呐喊的人,是2000年足协杯决赛跟着球队一起欢庆的人,是2005年降级跟着球队一起痛苦的人,是2014年重回中超一起鼓掌的人,但这些都不重要了。

球迷们自发地将队旗、鲜花摆放在俱乐部门口,在球迷这里失声痛哭,那是他们骂过、爱过的球队,或许还有一段和足球有关的记忆吧。

重庆球员元敏诚说:“三千万人的城市,没有职业足球队了。”尹老板最后一次来到俱乐部,可早已物是人非,就连他也从20年前的神采奕奕,变成了如今满头白发的沧桑老者,自退出足球后力帆也一直经营不善,他相救也救不动了。

还记得韩金铭吗?就是1997年前卫寰岛初入重庆是那批球员的一位,多年后他和姜峰等人在重庆相见,他说:“老火锅的浓香依然扑鼻,喧嚣声已不如昨日,两江之水煮出的小面还是那个味道!但却物是人非,20年,走着走着就散了。”

这是重庆足球的最终结局吗?不,不是。只要长江和嘉陵江的水依然奔涌,重庆足球就一直在转动。

足球记录着山城体育的历史与荣耀,那是很多人割舍不了的回忆,国家体育总局公布了“十四五”期间首批全国足球发展重点城市名单,重庆成为首批9个重点城市之一。

同时业余足球依然风生水起,2022年7月鑫渝金舟·2022重庆足球“世界杯”渝乐赛开幕,2023年的亚洲杯,重庆龙兴足球场原本是比赛场地之一。

足球从未从这座山城消失,在两江竞技解散后不久,由重庆两江集团主导,将此前解散的重庆两江竞技队部分一线队球员和预备队球员进行合并重组,成立全新的足球俱乐部,球队暂时命名为重庆两江龙兴足球俱乐部。重庆足球的血脉近30年从未断过。

由于错过了新赛季中冠联赛他们将在下赛季开启新的征途并且提出了四年重返中超的计划。同时那个凝刻着所有山城球迷青春记忆的地方,大田湾体育场正在整修,预计2022年9月重新向公众开放,那个曾经沦为“菜地”的大田湾回来了,那么重庆足球的归来还会远吗?